首页 » 新闻荟萃 » 要闻

自酿悲惨“事故”“警服”变“囚服”

---六盘水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原政委赵福军案件警示录

日期: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我没有建立正确的金钱观,既想当官、也想发财,我的权力之路都由‘钱’来装扮,同时也是钱权交易之路直接将我送进了犯罪的深渊。”

案情介绍

简历:赵福军,男,汉族,1962年12月生,山东金乡人,大学学历,1991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0年2月参加工作。

1980年2月—1984年5月,贵州省水城特区农业银行工作人员;

1984年5月—1986年9月,贵州省六盘水市建委工作人员;

1986年9月—1987年4月,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干警;

1987年4月—1989年9月,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办事员;

1989年9月—1995年1月,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科员;

1995年1月—2002年11月,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后勤科科长;

2002年11月—2004年12月,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一大队教导员;

2004年12月—2005年9月,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一大队大队长;

2005年9月—2006年12月,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交巡警大队大队长;

2006年12月—2012年8月,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副支队长、交巡警大队大队长、六盘水市公安局钟山分局党委委员;

2012年8月—2018年6月,六盘水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公路巡逻警察支队)政委;

2018年6月—,六盘水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政治委员。

犯罪事实: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管理服务对象和下属财物110余万元;侵吞国有资产收益,涉嫌贪污160余万元。

处理结果:2018年11月30日,赵福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18年12月3日,赵福军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案件透视

赵福军1962年出生于苏州某部队军营,因其父亲刚提拔为营长,其父亲认为自己先后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能幸存下来并结婚生子,觉得自己是新中国最幸福的军人,因此给儿子取名“福军”。

1964年,赵福军随部队转业的父亲到贵州参加“三线”建设。1986年,赵福军进入六盘水交警系统工作,逐渐从一名普通干警成长为市公安交通管理局政治委员。

“油水多的地方,路比较滑”。30多年来,一直从事交通执法工作、既想当官又想发财的赵福军,依靠权力范围内的“一亩三分地”肆意妄为,“权尽其财”,没有掌握好人生“方向盘”,最终跑偏“滑倒”在“油路”上,自酿人生的悲惨“事故”。

“钱欲”作祟,发财升官“两不误”

上世纪九十年代,赵福军响应国家政策,以民警身份下海经商。他和妻子浦某一同经办了某锌矿厂,经过几年努力,赵福军一家依靠土法炼锌赚取了几百万元的财富。

成为百万富豪的赵福军,依然觉得手里的钱不够多,他开始向亲戚朋友、企业老板放高利贷,久而久之,利息的“雪球”越滚越大,他对金钱的贪欲也与日俱增。

身在其位便谋其“钱”。还是一名普通交警的赵福军,便已开始和企业老板勾结,利用职务之便倒卖走私车,从中谋取利益。

权力增大,“钱路”拓“款”。赵福军升任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交巡警大队大队长后,随着权力的增加,其欲望更加膨胀,更加肆无忌惮。

2011年,工程老板佟某某中标六盘水市钟山区交通信号智能控制及监控系统建设项目,赵福军系该项目负责人。为能及时得到工程款,佟某某找到赵福军请求帮忙并承诺送给赵福军50万元。此后,赵福军利用职务便利,及时签字拨付工程款,佟某某分7次送给赵福军50万元。

依靠权力任性敛财,停业整顿却成为赵福军“创收”良机。

某驾校负责人李某某因其经营的驾校被交警支队责令停业整顿,需要尽快恢复营业,便找到赵福军帮忙。

2013年10月到2018年初,赵福军利用担任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政委的职务便利,为李某某的驾校恢复营业提供帮助和承诺给予关照,分6次收受李某某33万元。

机动车检测站违规操作被停业整顿,检测站负责人赵某便找到赵福军帮忙,赵福军为其检测站恢复营业提供帮助,收受赵某4万元。

来者不拒、大小全收。赵福军还利用手中权力,为10余人在处理车辆违法记录、签批车牌号码等提供帮助,收受财物。

经查,赵福军在担任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钟山交巡警大队大队长、市交警支队政委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共收受贿赂110余万元。

精打“算盘”,侵吞国有资产收益

本拥有幸福生活的赵福军热衷于聚餐喝酒,推杯换盏中,赵福军对已离异的单身女人张某格外关注,时任市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后勤科科长的赵福军,为能与张某经常见面,便将各种应酬安排在张某的餐馆,一来二去,二人由互生好感演变为勾搭成奸。

2010年2月,张某为赵福军生育一子。孩子出生后,赵福军又喜又悲,喜的是,觉得自己与妻子只有两个女儿,现在总算“赵家有后”。悲的是,担心组织和家人发现,随时被查处和家庭破裂。悲喜交加中,赵福军惶惶不可终日。

2010年下半年,为了弥补儿子和情人,时任钟山交巡警大队大队长的赵福军和张某密谋后,打起了单位门面的主意。在未履行向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报批程序的情况下,赵福军擅自决定将钟山交巡警大队的20间门面交由张某对外出租。

赵福军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他深知将单位门面租给情人张某的行为无异于“左手租给右手”,不合规不合法。但他想弥补情人和儿子的欲望,战胜了对纪法的敬畏。

为掩饰其违法行为,赵福军安排张某的哥哥代表张某与钟山交巡警大队签订“合同”,让其违法行为披上合法“外衣”,顺利取得了门面的承租权,然后将门面租金大幅提价转租,获取差额利益。

2012年,赵福军在即将调离钟山交巡警大队前,为确保离任后仍能长期获取门面租金收益,私自偷换了“合同”,增加了“续租门面期限为40年”“交巡警大队违约不租给张某的公司,就得处罚交巡警大队10倍于当年租金”等无任何公平可言的条款,企图长期占有门面收益。

2017年,赵福军因担心违法行为暴露,安排张某的公司和钟山交巡警大队于2017年12月提前终止了门面租赁合同。2011年至2017年期间,赵福军通过与张某合谋以整体出租为幌子,骗取门面租金160余万元。赵福军精心为其违法犯罪行为披上的“外衣”,最终成为换去其身上警服的“囚衣”。

穷途末路,对抗组织审查

2016年6月,曾送50万元给赵福军的工程老板佟某某因其他案件配合组织调查。调查结束后,佟某某找到赵福军告知其向组织交代其他案件的情况。

听到组织找佟某某“谈话”,赵福军胆战心惊,害怕自己收受佟某某贿赂的行为被发现,还会“拨出萝卜带出泥”。

于是,赵福军耍起了“小聪明”,他与佟某某商量出具虚假还款“收条”,以借款已归还的名义掩盖收受佟某某贿赂的事实。

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然而,赵福军与佟某某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调查,在办案人员的铁证面前,赵福军自然不能自圆其说,只得向组织如实坦白。

2018年4月,赵福军因担心贪污钟山交巡警大队门面收益的事情暴露,便安排张某携子转移至贵阳等地藏匿,逃避组织调查。

在接受组织审查调查后,赵福军一口咬定将门面租给张某的公司只是为了规避风险,是合法的商业租赁行为。

在得知调查组已查清其低价出租门面给张某的事实后,赵福军彻底“缴械”,如实交代了其低价出租门面赚取差价、安排他人签订合同、私自偷换合同、安排情人携子潜逃等事实。

寻求“保护”,不信马列信鬼神

赵福军担心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被查处,于是将情况告知情人张某。张某到某寺庙找“大师”为赵福军求了一条“护身符”,赵福军一直将该“护身符”带在身上,以求神灵保护和心灵慰藉,帮其度过“此劫”。

来者不拒、大小全收。赵福军还利用手中权力,为10余人在处理车辆违法记录、签批车牌号码等提供帮助,收受财物。

然而,赵福军日夜期盼的“神灵”并没有显灵,当办案人员将他所谓“护身符”取下时,赵福军才明白,“神灵”自然不会庇护他,组织才是他最大的靠山。

忏悔录

我本应成长为一名廉洁奉公、一心为民的领导干部,而我却走向了犯罪的深渊,倒在贪污腐败的大门前,将自己曾经用努力和汗水挣来的荣誉亲手断送。

我将党纪国法抛之脑后,我正式成为共产党员之后,便将组织的严格要求放在脑后,走上领导干部岗位后更加胆大妄为。在工作上我没有用法律法规严格约束自己。企业老板送钱,我大小皆收,最后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亲戚朋友送烟送酒,我没有管好自己的手。

党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廉洁从政,而我身为领导干部,却当作“耳边风”,该收的收,该拿的拿。党的十八大后,我一边用声音响应着党中央的号召,一边要求下属管好自己的手,别去碰触红线,另外一边我却无所畏惧,毫不收敛,无论是钱,还是烟酒,照单全收。

刚刚被留置时我还怨天尤人,现在回想起来,我不深陷囹圄天理国法难容。我好后悔,身为领导干部,言行不一,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全然不顾党纪国法,党中央多次给我机会,而我却不抓住,忽视对自己思想意识的教育和强化,最终造成思想上开始腐败,将自己亲手送进监狱。

我将手中权力变成获取经济的“通道”,独断专行,搞“一言堂”。随着手中权力的不断增大,在那“一亩三分地”渐渐形成我说什么、就做什么的局面,我也慢慢开始放松警惕,抛开原则法纪,独断专行,大搞权钱交易。

我让权力成为收入的源泉,让公权力给私利护航,让权力之路开满“钱花”。当我提升为六盘水市交警支队政委之后,我的权力变大了,而我的心也变大了,我的胆子更大了。我的权力之路都由“钱”来装扮,同时也是这条钱权交易之路直接将我送进了犯罪的深渊。

我没有建立好正确的金钱观,对金钱太过执着。我对金钱的贪欲随着“雪球”的滚大而增大,慢慢失去了阻挡违法利益的意识。党中央一直要求党员干部“想当官就别想发财,想发财就别想当官”,而我既想当官、也想发财。

如今,我每每看到小窗户里透进的一缕阳光我就欣喜若狂,我曾经忽略了清晨的阳光,忽略了阳光下晶莹的露水,忽略了儿孙的欢笑,现在对我来说是多么的奢侈。我渴望外面清新的空气,我渴望家里的温床,我更渴望见到魂牵梦绕的母亲。

我对不起母亲、妻子和女儿,我对不起组织。我从一名民警一直升到一名副县级干部,而我却给组织蒙羞,辜负组织的大力栽培,我真诚向组织忏悔。

案件警示

从百万富翁变成人生“负翁”,从身穿警服到穿上“囚服”,赵福军丧失信仰、丢掉初心,肆意妄为,把权力范围内的“一亩三分地”当作“自留地”,依托手中权力任性敛财、竭尽其“财”,当官“发财”“两手抓”,将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渊的历程演绎得淋漓尽致。

赵福军没有把好理想信念的“方向盘”,为官之路“跑偏”,自酿人生的悲惨“事故”。廉洁是最好的“附身符”,组织才是最大的靠山。赵福军丧失党性,当“两面人”,挖空心思对抗组织审查,信奉鬼神祈求保护,最终被他一直信奉的“神灵”所抛弃,也为党纪国法所不容。

 

上一篇:
下一篇: